勒庞家族:法国“最危险的”家族

法国大选牵动着欧洲乃至世界人民的神经。作为欧洲大国,法国国内政党的更迭将会对欧洲政治产生极大影响,甚至会引发一场政治地震。2022年4月10日,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结束。时隔五年,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再一次与马克龙(Macron)共同角逐总统宝座。玛丽娜·勒庞被称为法国“最危险”的女人,她背后的勒庞家族也是活跃在法国政坛的“明星家族”。勒庞家族的崛起和分裂、国民阵线由边缘走向主流的转型成为影响玛丽娜·勒庞入住爱丽舍宫的重要因素。厘清勒庞家族的政治变迁和2017年前后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的变化有助于我们理解国民联盟(注:前国民阵线)的极右翼本质。

1968年,玛丽娜·勒庞出生在法国的一个政治世家中,其父让-马里·勒庞(Jean-Marie Le Pen)是法国著名的极右翼政治家。1972年,这个被称作最危险的男人创立了极右翼政民阵线。他经常公开发表种族主义、反犹太人等言论以吸引眼球、获得政治关注度,他的言行让国民阵线被贴上了“纳粹”“极端”等标签,甚至殃及到了自己的家庭。1976年勒庞家因他的极端言论惨遭炸弹袭击。此后,他的三个女儿在学校常常因自己的姓氏而遭受排挤与孤立。与此同时,在老勒庞耳濡目染的熏陶下,玛丽娜·勒庞从小就对政治辞令和政党的运作谙熟于心。她在自传中说:“父亲把政治病毒遗传给了我,我吃饭、睡觉都离不开政治”。玛丽娜·勒庞自然而然地参与到父亲的事业中,2003年她加入国民阵线年开始负责父亲的总统竞选活动,2011年接替其父成为国民阵线年国民阵线年度集会 让-马里·勒庞(左)和玛丽娜·勒庞(中) (图源@路透社)

在接手国民阵线的大权后,玛丽娜·勒庞致力于消除该党的极端色彩,改变反犹主义、种族主义甚至新法西斯主义的大众形象,努力使其成为主流化和正常化的政党。2012年玛丽娜·勒庞参加总统竞选,虽然首轮第三名的成绩使其无缘法国总统第二轮选举,但是打破了老勒庞在任期间最好的竞选纪录。

然而不久后,两代国民阵线掌门人之间的政见不合成为了父女决裂的导火索。2015年4月,老勒庞公开发表“二战期间纳粹设置毒气只是历史的细节而已、充当纳粹德国傀儡政府元首的贝当不是叛国者”等言论,引发了巨大争议。玛丽娜·勒庞公开指责老勒庞的言行无异于“政治自杀”,搅乱了她对国民阵线月,在一场政党集会上,老勒庞身着一袭红衣走上主席台,站在玛丽娜·勒庞前面接受台下的欢呼。玛丽娜·勒庞也毫不示弱,她将父亲抢风头的行为视作对自己的蔑视,下定决心启动党内审查程序,终止了老勒庞的党员资格和终身荣誉主席的头衔,将老勒庞从其一手创立的国民阵线中开除。随后,老勒庞公开喊话玛丽娜·勒庞,将她视为“叛徒”,要求她放弃姓氏。自此,父女形同陌路。

“如果你姓勒庞,那么政治就是你唯一的出路。”这句话出自勒庞家族第三代政治家玛丽安·玛雷夏尔·勒庞(Marion Maréchal-Le Pen),老勒庞的孙女、玛丽娜·勒庞的侄女,被称作“小小勒庞”。她深受外祖父的影响,18岁加入国民阵线岁成为法国最年轻的国会议员。她更加认同外祖父的政治理念,比起姑妈的竞选主张,她的观点更加激进、极端。2017年,一向被视为国民阵线接班人的玛雷夏尔宣布暂时退出政坛,据媒体猜测可能是由于国民阵线月,玛丽娜·勒庞在一次讲话中透露出她对侄女残忍背叛的不满。

3月,因不满玛丽娜·勒庞的主流化倾向,玛雷夏尔表示不会支持玛丽娜·勒庞的竞选团队,而是支持另一位极右翼政治家泽穆尔(Zemmour)。她表示在泽穆尔团队中看到了国民联盟所缺少的精神。

玛雷夏尔深受国民阵线支持者的喜爱,被视作国民阵线未来的领袖(图源@法新社)

家族内部的政见分歧几乎让老中青三代人形同陌路。但是,勒庞家族的右倾血统和内部的政见分歧让国民阵线的转型中既存在一些不变的东西,又发生着适时的改变。不变的是难以被粉饰的极右思想,变的是随形势不断调整的竞选纲领。

法国人优先。2009年欧洲债务危机爆发后,经济复苏缓慢,经济增长疲软无力。法国经济面临着“三高一低”(高债务率、高失业率、高逆差和低增长率)的困境。2015年前后,难民危机和欧洲频发,激化了法国的社会矛盾。玛丽娜·勒庞顺势而为,向执政党的福利、移民政策发起进攻。她承诺,如果自己当选将会保障所有法国人的社会保险制度,优先考虑法国人的工作和住房问题,将外国居民或非法移民排除在外。

2010年,法国爆发关于抗议养老金制度改革的大罢工(图源@中国日报网)法国优先。面对全球化带来的消极影响,勒庞开出的药方是退出欧盟、申根协定、欧元区等一体化组织;反对经济全球化,主张贸易保护主义、法国公司优先,对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

2014年,意大利北方联盟的马泰奥·萨尔维尼(左起)、奥地利自由党的哈拉尔德·维林斯基、法国国民阵线的玛丽娜·勒庞和荷兰自由党的吉尔特·威尔德斯等几位疑欧主义的领导人在欧洲议会后的合照。(图源@大英百科全书)

法兰西文化优先。玛丽娜·勒庞反对文化多元主义,主张弘扬法国传统文化,守护法国人的价值观和身份认同,提出“法国所有公共建筑都要悬挂法国国旗”、“保护法语”等口号。与此同时,她主张守护法国文化的纯粹性,保护法国文化不受教等外来文化的侵蚀,极力渲染教的威胁,禁止在公共场所戴头巾和面纱,反对任何违背法国政教分离的生活方式。

国民阵线的反犹传统变成了反教、反难民和反移民。玛丽娜·勒庞利用对难民的不满情绪来获取政治上的支持。她主张暂停申根协定,重新建立边境管制阻止难民入境,停止所有援助难民的政府津贴,废除为非法移民保留的国家医疗援助。提高移民标准,限制外国人申请庇护权,收紧获得法国国籍的条件,外国人在法国工作至少五年才能获得社会援助,废除过去十二个月内没有工作的外国人的居留许可,系统性驱逐非法移民、违法者和外国罪犯。

2015年11月13日,巴黎发生暴恐袭击后,玛丽娜·勒庞发表电视讲话(图源@央视网)

极端平民化是民粹主义的,也是玛丽娜·勒庞一直坚持的政治信条。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反对代议制民主,拥护直接民主制度,呼吁大量使用全民公投以确定国家的优先事项。修改宪法,使组织公民投票变得更加容易,特别是建立人民倡议的公民投票。通过全民公决修订宪法,一旦50万公民表示愿意,就可以组织公民投票。二是以人民的名义自居,渲染人民与精英的对立。玛丽娜·勒庞把自己塑造成普通法国人民的代表,代表遭受全球化侵害、被遗忘的工人阶级,为普通人民争取权利。反对国际、国内的精英,主张减少国会议员数量,削减政治精英的开支。

1、“温和”的政党形象吸取2017年竞选失败的教训。玛丽娜·勒庞继续对国民阵线去妖魔化,淡化极端右翼的色彩,塑造一个更亲民、更包容的政党。2018年,勒庞用更开放的国民联盟(Rassemblement National)取代了国民阵线,通过建立一个革新的、开放的、高效的政党试图吸纳更多的支持者以扩大选民基础,争取更多的选票,拒绝被贴上“极右”的标签。对于勒庞来说,她本人利用网络和社交媒体为竞选总统造势,取得更多年轻选民的支持,不断打造一个更温和、更接地气的政治家形象。

在此轮选举中,玛丽娜·勒庞主要向公众展示了她将如何帮助法国人民应对能源价格上涨和通货膨胀带来的影响。她承诺通过一系列措施向所有法国家庭返还150至200欧元,将能源价格的增值税从20%降至5.5%,取消一百种生活必需品的增值税;高速公路公司重新国有化、降低通行费;推行渐进式的退休制度,允许在20岁之前参加工作的法国人在60岁退休,但40年的工作年限和缴款制度是退休和领取全额养老金所必需的条件。

2022年2月18日,法国民众为了应对高通胀和高物价,要求涨工资而开展的罢工(图源@法新社)

勒庞不再强调法国脱欧(Frexit),而是主张法国退出北约军事一体化组织,法国法律优先于欧盟规则,用“欧洲国家”取代欧盟;法国不会退出《巴黎协定》;希望重塑法德关系,加强法德友谊,但是终止与德国之间的防务往来;希望法国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的存在合法化,扩大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规模,欢迎印度、非洲国家和南美国家入常;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行为,法国可以接受来自乌克兰的难民;当俄乌战争结束时,西方与俄罗斯之间应当和解。

勒庞家族一脉相承的政治血统和国民阵线的转型升级让法国再一次遭遇极右翼势力的冲击。一旦勒庞当选新一任法国总统,将会极大地改变法国的政治格局,甚至对欧洲一体化、美欧关系和全球化产生破坏性影响。虽然勒庞是马克龙强劲的挑战者,但是法国民众一向对于极右翼政党的得势抱有一定的警戒心,在2002年、2017年和2022年第一轮总统投票结束后,法国都爆发了反对极右的。从这个角度看,勒庞及其国民联盟很有可能第三次“陪跑”法国总统竞选。

Posted on 2022年10月10日 in 开云体育app_全站主页 by kaiyun
标签:

Comments on '勒庞家族:法国“最危险的”家族'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